精彩小说尽在飞猫小说!

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言情 > 《宫府佳人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19章 担心

第19章 担心

宫府佳人 奇葩囧囧 2645字 2019-07-19 13:42:19

“阿离真的没事么?”肖小墨有点儿担心,看向红晓。

“没事的,就是明天幻境比赛,她可能有点儿害怕之类的?”红晓这句话说完,立刻就溜了。

肖小墨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,看到时间也不早了,就先去睡觉了。

幻境比赛是从午饭之后进行的,参加比赛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多,只有二三十个而已。只不过,最重要的,是当所有人获得了参赛资格之后,瞬间就被传送到了老人所说的幻境世界之中。

幻梦族的人早就已经蓄势待发,准备好了一切。

这幻梦族的考核办法和普通人的考核办法不同。普通人的考核办法是,只要能走出幻境,就是赢了的。而幻梦族的考核办法则是,如何能解开梦境。

阿离和葬川咲一前一后地站着,看着这陌生的世界。

整个世界都是云朵,就连房屋、树林、山川、河流都是云朵做成的。而幻梦族的人也都是银色的头发,穿着普通人的衣服。

“原来这儿就是所谓的幻境世界啊!”星谧谧对这儿无比好奇,想不到来到此处之后竟是站在云上,这感觉不错。

连紫儿紧紧握着露小小,安慰她,“没关系,到时候咋们谁先出来,就先在门口等着。即便是错过了神魔学院的报名,我也会等你的。”

“嗯,多谢。”露小小无比感谢地看向连紫儿。

很快,幻境大赛开始,所有人都朝着一扇大门走去。

从他们走入大门的那刻开始计时,谁用时最短,且没有受伤,便分数最高。虽说幻梦族所能提供的奖励不算什么,但所有人却无比看重这次比赛。

进入到幻境之后,便是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之中。

阿离再次睁眼的时候,发现自己竟已经在宫府。仍旧是熟悉的环境,可所有的一切却又如此陌生。在阿离的印象当中,宫府的人都各司其职,很少有感情交流。可此处却不是如此,倒是奇怪。

整个宫府安静得厉害,阿离四处转了转,竟没有找到一个人。可就在阿离站在宫府门前的功夫,宫府里又出现了很多人,大家感情很好,而且还互相帮忙。

这……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幻境,是我的心魔?

在宫府多年,阿离折磨人的手段颇多,最多的莫过于用心魔折磨人。死亡一点儿都不可怕,可怕的是想死死不成,生生世世都得受这种折磨。

“哎,在这儿发什么愣呢?为什么不进去?”月银的声音清脆且悦耳,让阿离心头一颤。

“月银?”阿离转身看去,那张充满阳光的英俊脸庞正微笑着看向她,许久未有的温暖的感觉,终于涌上心头,“你怎么还在宫府?你不是已经走了么?”

“没有,我怎么可能会走呢?如果我走了,谁来照顾你啊?”月银拉着阿离的手走到宫府里面,还不停地说着:“这段时间你的委托倒是挺多的,不过这也好,忙一些,总能让自己忘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。今天想学什么?我都可以教你。”

阿离直勾勾地盯着月银,心中的不舍和思念全部都释放了出来,不再压抑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那个无比坚强的阿离,如今竟梗咽在喉,死活说不出话来了。许久,许久未曾见他,实在是太想念了。

“怎么了你这是?”月银帮阿离擦去眼泪,说:“难道是这段时间工作太累?“

阿离无力地摇头,紧紧抱住月银,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,“不要离开我,我不需要你的牺牲,真的。”

这句话刚刚结束,天地突然大变,阿离变成一律魂魄飘于空中。

那是许多年前,她仍旧还是孩童,整日无忧无虑。她本是巫师,是修罗族的后代。当年她年纪还小,很多事情不知道其严重性。在修罗族祭天的前一天晚上跑出去玩,然后迷路,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溅到了圣物上。

第二天在祭天的时候,开世神如约现身,却看到了圣物上的赃物,很不开心,盛怒之下,将修罗族全族屠尽,唯留阿离一人。

那时候的阿离年龄还小,根本还不够资格进入到祭天的场子里,就在外面偷看祭天。哪知道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整个修罗族的人几乎是瞬间化为灰烬,阿离好像伸手去保留一点点族人的痕迹,哪怕是一点。可那些粉末碎的几乎和空气连为一体,一阵大风吹过,连渣都不剩。

开世神找到了那个闯祸的阿离,并说:“现如今你做了错事,整个族人都被你所牵连,你也应当为你所做出的错事付出代价。

“不要,不要杀人,不要……”阿离吓得只能说出这句话来。

“不杀人?”开世神大笑起来,他那没有五官的脸庞,与天齐高的身躯,还有那震耳欲聋的大笑,吓得阿离不知所措,站在原地连跑的力气都没了。

“很好,既然你这么不想杀人,那我就知道该如何惩罚你了。”开世神将善良,且不喜欢杀人的阿离抓去了宫府,整日做的工作就是接受别人的委托,然后想方设法取走别人的性命。

阿离仍记得当年她刚刚来到宫府的时候,除了恐惧和抗拒,没有其他。多年下来,不对,应该是多世下来,竟早就习惯了杀人,也培养出了她那冷漠的性格,直到月银出现。

这些痛苦的记忆早就已经被阿离存封在心中很久了,在宫府的时间一长,她早就已经忘记什么才是活着,什么才是死去。因为对她而言,死去也是早就确定好的事情,无非就是新一轮的轮回罢了。

所有痛苦的回忆和感觉扑面而来,让无比坚强的阿离流下泪来。族人的咒骂声,以及周围那些族人的冤魂在殴打她,指责她,甚至还在咬她,恨之入骨。

如同她在宫府的时候一样,从先开始的抗拒,到随后的习惯,再到最后的麻木。阿离此时躺在地上,将那些疼痛习惯,想着如果她没有碰到过月银,或许生活就不会起任何波澜,如果不是月银,如今她还日复一日的做着阿离的工作。

月银……

不知为何,阿离隐约看到了一丝光亮,她奋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那些族人冤魂,朝着光亮处跑去。

终于,阿离见到了那个她想要见的人,月银。

“你怎么会过来的?”阿离满心的委屈,全部都爆发了出来,“你不该来的,这里很危险。”

“危险?”月银勾起嘴角,坏笑一声,举起手中的宝剑,抵着阿离的心口,“在这里危险的人只有你而已,我在这里很安全。”

阿离瞬间警觉,立刻清醒过来,“不,你不是月银,你是谁?”

“我是月银,是你所不认识的月银。正如每个人都有两面一样,我就是月银的阴暗面。我让你离开宫府,那是有我的目的。阿离,你真是太蠢了。其实,我早就知道,你为什么会成为宫府的人。”月银说着,手上一直都在使劲儿,剑已经刺进了阿离的身体里,阿离却完全感觉不到。

或许是存活多年,已经无感了吧!

阿离冷笑着,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月银,恨不得直接扑倒月银身上,让他看清楚,她可是阿离啊!

心中这样疯狂的想法逐渐褪去,因为阿离其实一直都很清醒,这里是幻境,一切都是假的。

只是,不论是和月银那些幸福时光,还是族人因她被屠,这些早就已经是阿离心中的梦魇,每晚都会来一次,无休止的重复。阿离早就已经习惯这样的悲痛,不习惯的却是月银带给自己的温暖。

因此,在面对月银这么狠毒的时候,她宁愿相信这不是月银。而也正因如此,她变得极其理智。

在这环境之中磨蹭了这么久,阿离终于也算是摸清楚了一件事情。幻境乃人心境所化,而控制环境的人,无非也就是将一个人内心深处的东西挖了出来而已。若想破此幻境,只好……

阿离朝着天空看去,随后一跃而起,借着体内残存的最后一丝灵魂气,拼力划破天空。

突然,阿离感到失重,自己仿佛在高空之中,“嘭”的一声,阿离坠落了下来。

就在幻境世界之中,所有幻梦族的人对阿离这么快就离开环境感到非常惊奇,因为很少有人能这么快就出来的。

因为肖小墨实在是有些担心的缘故,他和血骨儿一起也排队进来了。当肖小墨看到阿离已经没有危险的时候,立刻上前想要扶阿离起来,却 不想阿离还在幻境之中。

很不幸的是,阿离卡在了幻境与现实之中,也就是说,她在幻境之中会这么一直掉落下去。

而此时阿离的肉身已经回到了现实中。结果,阿离无心推了肖小墨一把,竟把他推入了幻境之门中。而血骨儿也被拉了进去。

就在外面一团乱的时候,葬川咲也从幻境之中走了出来,他见到阿离虽然出来了,可还不醒,便上前给了阿离一巴掌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

设置

保存 取消 恢复默认设置

手机阅读

手机扫码阅读